巴菲特股东大会:价值投资永不落幕

“奥马哈先知”对市场的观点有何变化?

当地时间2024年5月4日,被称为“资本界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会,在美国奥马哈召开。清晨5点的CHI健康中心会场外已被排队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大家只为离“股神”更近一些。虽然奥马哈用小雨和疾风来迎接大家,但没人对此在意。

经历了一年金融市场的起起伏伏后,投资者重返奥马哈,相互交流经验,听伯克希尔-哈撒韦董事长兼CEO巴菲特再一次分享投资理念和人生真谛。每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都会吸引全世界投资者的目光,堪称盛会。“奥马哈先知”巴菲特与昔日老搭档查理·芒格创造了一个庞大的价值投资生态系统,每年如期将全球约4万名投资者带到美国中部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这无疑是一个“奇观”。

致敬“老搭档”芒格

今年大会的主席台上,只有三个座位。巴菲特接班人、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的掌舵人阿贝尔坐在中间,保险业务掌舵人贾因坐在阿贝尔左边,巴菲特坐在右边,尽管他才是全场焦点。

与往年相比,“老搭档”芒格的离开,让原本妙趣横生的“双口相声”变成了巴菲特自己的脱口秀。在大会开始前,伯克希尔播放了致敬芒格的短片。在视频结尾部分,巴菲特称芒格为“伯克希尔的建筑师”。

Alger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伙人和执行副总裁张韵在参会后对第一财经表示:“某种程度上说,是芒格缔造了巴菲特的传奇。尽管芒格的离去可能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这艘伯克希尔大船仍在平稳前行,因为巴菲特在传承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这是他的智慧。”

随着大会的开始,“奥马哈先知”先后多次提到了芒格。巴菲特称赞芒格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商业伙伴,但自己也能够在其他人或者地方寻求支持,“我完全信任我的孩子和我的妻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问他们买什么股票。但在理财方面,几十年来,世界上没有人比查理更适合交谈。”

回忆过往,巴菲特说,芒格以往总会顺着他的意思,但只有两次不是。一次是入股比亚迪,另一次是入股开市客(Costco)。巴菲特认为,在投资这两个公司的重要时刻,芒格都是对的。

连续第27次参加该股东大会的知名投资者、贝瑞研究编辑惠特尼·蒂尔森(WhitneyTilson)这样对第一财经记者形容他的感动:“这次会议上第一次没有芒格,感觉很不适应,因为巴菲特和芒格一直是共同出席的。会议刚开始的亮点是巴菲特对芒格以及他们终生伙伴关系的致敬,令人泪目。接着,巴菲特为大家带来了第二个难忘的瞬间,既令人心酸又略带幽默。巴菲特回答问题后,习惯性地转向左边喊‘查理’,因为这一直是他的惯例。在过去的50年里,每次他回答问题后都会叫查理,随后芒格会做一些补充。但这次芒格不在。于是巴菲特说:‘哎呀,我已经多次这样做了。’”蒂尔森表示,虽然现在少了一个人,但他将其视为对芒格人生的一种缅怀。

除了大会现场,对芒格的致敬体现在方方面面。在股东大会期间举办的股东购物日活动中,除了随处可见的印有芒格人像的糖果、衣服和玩具之外,书籍的展示也令人动容。作为现场唯一一家非伯克希尔子公司的展位,通常会出售一系列书籍的“书虫”(Bookworm)在今年只出售《穷查理宝典》一本书。虽然巴菲特仍为今年推荐了读书清单,但展位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巴菲特今年只指定出售这一本书,以纪念芒格。

投资切勿不懂装懂

随着价值投资理念深入人心,近年来,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和持仓变化,寻找“股神”对市场机会的最新看法。

值得注意的是,上一财季伯克希尔现金储备突破1800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我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假设,即到本季度末,可能会达到2000亿美元左右。我认为坐在这张桌子上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如何有效地使用它,因此我们不使用它。”巴菲特表示。

控制风险依然是关键,“当出现问题时,拥有大量的现金储备是件好事。在目前的条件下,我一点也不介意建立现金头寸。当我审视其他选择、股票市场上的可用性以及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构成时,我们发现它非常有吸引力。”他说。

与去年四季度相比,伯克希尔一季度继续大幅减仓苹果,所持市值环比下降22%,至1354亿美元。自从2015年首次建仓以来,巴菲特频频称赞这家iPhone制造商的领导力和市场主导地位。随着持仓权重超过50%,不少投资者表示担心,苹果在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中所占比例过大。

当被问及伯克希尔为何减持苹果时,巴菲特表示,这是出于税收原因,因为投资获得了可观的收益,而不是基于他对该股的长期看法的任何判断。他表示,库克是继乔布斯之后的“最佳合作伙伴”,iPhone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产品。“除非发生真正改变资本配置的戏剧性事件,否则我们将把苹果作为我们最大的投资。”他说道。

对于近年来风生水起的人工智能(AI),伯克希尔的持仓并未出现明显变化。“股神”虽然坦言自己对此一无所知,但不意味着这个技术不重要。“去年我也提到过,我们已经让精灵从瓶子里跳出来了,特别是我们在之前发明核武器的时候,它现在正在做一些坏事,这个精灵的力量有时让我感到恐惧,而且它现在已经再也塞不回瓶子里了,我觉得AI可能也有些相似,已经让它跳出来了。”

巴菲特以人工智能诈骗举例称,这种诈骗场景在美国很常见。如果任由这种诈骗泛滥,那它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快的“增长行业”。巴菲特补充:“我确实认为,它有巨大的好处潜力和巨大的伤害潜力——我只是不知道结果如何。”

在回顾过去的投资判断时,巴菲特承认他和芒格多年来肯定错过了一些投资机会。“我们错过了很多东西,我们真正后悔的是错过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从不担心我们不了解的东西。”巴菲特说,“为什么我们需要预测每一项业务的未来,就像我们能够预测明年小麦的产量一样?”

比起巴菲特的警示,他对AI的“一无所知”也激起在场投资者共鸣。海蓝宝石基金(AquamarineFund)创始人盖伊·斯皮尔(GuySpier)对第一财经表示:“我不会假装理解AI,也不会对我的投资者假装我理解它。”

这也解释了“股神”对伯克希尔主要投资目标在美国的观点,他特别点名了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两者都是价值投资和长期持有的经典案例。巴菲特表示,像运通或可口可乐这样在全球都有业务的公司,在其他地方都很难寻觅,如果坚持在美国投资,就不太可能犯重大错误,“我了解美国的规则、弱点、长处,我对其他文化的了解不是很好。但幸运的是,我不必这么做。”

意犹未尽静待明年

6个小时的股东大会转瞬即逝,与去年相比,巴菲特这次仅回答了近40个问题,显然没有完全满足大家的好奇。

比如,自去年第三季度起,巴菲特投资的“神秘”公司始终没有现身,受美国证监会的许可,伯克希尔仍可暂时就这项持股保密,市场对这家幸运公司的猜测众说纷纭。

“我们还是不知道伯克希尔最近购买的这只神秘金融股票是什么。”美国新锐互联网券商BBAE首席投资官吉俊礼(JamesEarly)对第一财经表示,“实际上,我觉得巴菲特在这次会上谈及投资组合的细节比之前少很多。另外,他对苹果股票的态度也有些矛盾,他宁愿现在出售一部分苹果股票并缴纳21%的税。尽管如此,巴菲特仍保留了伯克希尔87%的苹果持仓。”

好消息是,巴菲特透露并未计划退休,“我感觉很好。”不过年龄问题无法回避。“我们将看到伯克希尔的下一届管理层如何发挥作用。”他补充说,“我们已经解决了未来20年的问题。如果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就由阿贝尔告诉董事们该怎么办。”

根据伯克希尔官网发布的指引,2025年股东大会将在5月3日举行。巴菲特说,希望大家明年还要来参会,也希望自己明年还能来。

股东大会结束后,走出会场,发现已经晴空万里。一位作家曾说过,参加伯克希尔年会周末的一系列活动可能会让你上瘾,也可能改变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