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報解讀|集中化加速白酒300億俱樂部擴容,酒商卻在觀望後市

隨著28日晚五糧液(000858.SZ)公佈2023年和2024年一季報成績單,白酒主要上市公司的業績已出爐。 雖然白酒行業仍處於深度調整期,但主流白酒上市公司業績在2023年反倒保持著快速增長,特別是第二梯隊白酒股增速更快,而這背後也是行業高度集中化的體現。 在近期市場走訪中,記者注意到白酒廠商之間的博弈仍在持續,部分酒商迴響春節後淡季銷售情况不如上年同期,也對後市市場表現有所擔憂。

白酒頭部化提速後浪趕前浪

從白酒行業2023年的財報整體來看,頭部白酒企業業績連年增長後,去年增速依然不减。 五糧液財報顯示,2023年實現收入832.7億元,同比增長12.6%,實現歸母淨利潤302.1億元,同比增長13.2%。

而除了茅臺、五糧液外,2023年有多家頭部酒企銷售突破300億元、淨利潤破百億,其中洋河股份(002304,SZ)2023年收入331.3億元,同比增長10%,實現歸母淨利潤100.2億元同比增長6.8%; 山西汾酒(600809.SH)2023年實現收入319.3億元,同比增長21.8%; 歸母淨利潤104.4億元,同比增長28.9%; 瀘州老窖(000568.SZ)收入302.3億元,同比增長20.3%,歸母淨利潤132.5億元,同比增長27.8%。 古井貢酒(000596.SZ)2023年實現收入202.5億元,同比增長21.2%,實現歸母淨利潤45.9億元,同比46%

頭部酒企間的整體增速也呈現“後浪趕前浪”的情形,其中山西汾酒、瀘州老窖、古井貢酒等原本第二梯隊的名酒企業收入和淨利潤增速更快,傳統前三甲“茅五洋”的增速相比之下則有所放緩。

知趣諮詢總經理蔡學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茅五洋本身已經完成了全國化,而且龐大的存量市場,同時受限於覈心產品的產能擴張,還要保持覈心產品銷量和價格的平衡,囙此戰畧轉為穩中求進。

2020年,五糧液系列產品的生產和銷售量分別為2.6萬噸和2.8萬噸,2023年,上述數據為4萬噸和3.9萬噸,累計增長39.3%,同期的五糧液產品銷售收入增長42.7%,增長一方面來自增量,一方面來自產品結構陞級。

蔡學飛表示,汾酒、古井屬於泛全國化酒企,正在積極開拓全國市場,隨著空白市場被填補也獲得了較大的增量,新興市場增速較快。 瀘州老窖則是因為國窖系列一枝獨秀,拉升了老窖整體營收與利潤。 此外,洋河股份的業績表現也體現了白酒間激烈市場競爭,作為東部飲酒和經濟發達大省,江蘇也是這幾年主要酒企重點進攻的市場之一。

('',)(”,)

在區域酒企中,雖然各酒企增長情况有所分化,但較為強勢的區域酒企也保持了較快速度的增長。

其中今世緣此前公佈的業績資料顯示,2023年預計實現營業總收入100.5億元左右,同比增長27.4%左右; 捨得酒業實現收入70.8億元,同比增長16.9%。

在業內看來,白酒股業績的增長一方面來自高端化帶動,另一方面則來自於集中化提升的帶動。

從產品結構上看,中高檔酒依然是各白酒企業增長的主力。 五糧液財報顯示,2023年五糧液產品銷售628億元,同比增長13.5%; 瀘州老窖中高檔酒類收入268.4億元,占到收入比重的88.8%,同比增長21.3%。 古井貢酒的覈心高端產品年份原漿系列收入154.2億元,同比增長了27.3%,毛利率也較上年同期增長1.14個百分點。

蔡學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白酒上市公司的業績紅火背後,更多是白酒市場高度集中化的變化,第二梯隊酒企收入繼續擴大,200億到300億的收入規模,已經是一些中小區域酒企的數倍之多,這也反映了白酒頭部企業的市場占比在進一步提升。

以5年的跨度看,以瀘州老窖為例,2019年收入為158億元,2023年幾乎翻了一倍,但同期區域酒企老白乾酒(600559.SH)2023年收入52.6億元,比2019年增長了30.5%,而伊力特(600197.SH)2023年收入22.3億元,尚不及2019年同期。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以來白酒行業進入深度調整,市場出現白酒動銷放緩、價格倒掛等情形。 2023年1-12月,國內規模以上企業白酒產量449.2萬千昇,同比减少2.8%,僅為2018年的一半。 白酒行業向優勢產區、優勢企業、優勢品牌集中的趨勢明顯。

在近期舉行的中國白酒T9峰會上,四川宜賓五糧液集團(股份)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曾從欽表示,過去一年,白酒產業的發展面臨從總體經濟到消費市場再到產業調整等多方面因素的壓力疊加,發展環境的不確定性、不穩定性和行業競爭格局的顯著變化前所未有。

酒商對後市保持觀望

從白酒股同期公佈的2024年一季報看,五糧液、瀘州老窖等頭部白酒上市公司業績照例迎來開門紅,業績增速大多與2023年相仿,但在近期的市場走訪中,部分受訪酒商對於後市還保持著觀望態度。

多位受訪酒商透露,今年2月的春節旺季市場的確有所回暖,但3月份隨即進入了傳統節後酒水銷售淡季,白酒價格又有不同程度地回落,大部分品牌價格倒掛的問題有所加劇。 此外,今年淡季的酒水消費並沒有比上年同期有更多好轉,市場動銷依然低迷。 下半年才是白酒銷售旺季,酒商對後續市場前景也保持觀望態度。

從下游酒水流通股的業績看,日子並不像上游白酒企業那樣輕鬆。

財報顯示,2023年華致酒行(300755.SZ)實現收入101.2億元,同比增長16.2%,其中主要收入來自於白酒銷售,為94億元,占到華致酒行總收入的92.8%,但白酒的毛利率為9.24%比上年同期减少了3.7個百分點,全年歸母淨利潤為2.4億元,同比减少了35.8%。

對於毛利率下降,華致酒行管理層在業績會上透露,2023年白酒市場大部分產品價格承壓,華致酒行為順應市場需求,主動調整產品結構,名酒銷售占比同比提高; 但名酒方面因市場需求變化,部分名酒毛利有所下降,但符合市場整體趨勢; 同時,也與華致酒行持續加大精品酒市場投入,導致精品酒的利潤貢獻率下降有關。

2024年一季度,華致酒行收入41.3億元,同比增長10.4%,歸母淨利潤1.3億元,同比增長28.2%,其中銷售和管理費用率有所下滑,但毛利率變化並不大。

一直以來,國內酒水行業呈現著廠强商弱的局面,下游的經銷商扮演著通路海綿的作用,吸收了上游酒廠產能,成為行業緩衝器。 但2023年的行業深度調整,上游酒企業績持續增長的同時,但下游酒商倍感壓力,但名酒企業資源本身具有稀缺性且不易獲得,囙此經銷商並不敢輕言放棄。 在2024年春季糖酒會期間,行業多方也曾呼籲強勢的白酒廠方要給下游通路“減負”。

白酒專家肖竹青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現時社會購買力不足是中國酒業面臨的共同問題,中高端白酒消費場景减少,名酒酒廠依託強勢市場地位向通路壓貨也成為各大名酒品牌業績高增長的原因之一。 但各級通路夥伴庫存量大,導致市場供過於求,這也帶來了產品價格倒掛——產品實際成交價格低於廠家建議零售價甚至低於出廠價,但這又事關酒業上市公司管理層每年的年度名額考核。

肖竹青看來,現時除了茅臺酒之外,各大同檔次名酒都有很强替代性,囙此當下市場的表現,也是強勢白酒品牌之間的博弈,因為經銷商的資金是有限的,白酒業績增長背後也是酒企在搶佔經銷商的資源,也就搶佔了市場份額,囙此白酒的通路風險還在持續累積之中,後續市場情况還需進一步觀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