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急速貶值下的日本黃金周:海外遊客敢花,日本群眾要“省”

有超過六成的日本受訪者認為物價高漲及日元貶值造成影響,將减少預算和出行等。

“五一”黃金周在海內外都是“人從眾”模式。 在日本,每年的5月3日至6日是日本傳統的黃金周加上4月27日開始的三連休,如果在4月30日到5月2日使用年假或調休,今年日本群眾能凑齊整整10天的小長假。

“銀座大道暫時變成徒步区啦,下午5點前所有車輛都要繞道而行。”在日本黃金周長假開啟的第一天,一位在日華人如是告訴第一財經。

剛剛過去的週末,日本多地已迎來出行高峰。 其中,成田國際機場預測,在為期10天左右的“黃金周”假期,該機場將迎來超80萬人次出行,約為2019年同期人次的77%,是去年同期的1.3倍之多。 鐵路方面,本月早些時候的資料顯示,從4月26日到5月6日,6家日本鐵路運營商總共預留了296萬個座位,比去年同期新增了16%。 今年預留的座位量與疫情前的2018年相比還增長了7%。 日本多家鐵路公司表示,交通情况預計在5月3日和6日將達到高峰。

('日元匯率對今年日本的黃金周影響不小(來源:日本旅遊局官網)',)(‘日元匯率對今年日本的黃金周影響不小(來源:日本旅遊局官網)’,)

在日本群眾喜迎長假時,日本央行的官員絲毫不敢懈怠。 今年以來,日元在外匯市場上“跌跌不休”。 29日,日元對美元匯率一度跌破160,創下1990年5月以來約34年的新低。

對此,日本企業(中國)研究院院長陳言並不驚訝。 他告訴第一財經,當前的日元頹勢既是日本十多年來的國策,又符合大企業利益,囙此長遠來看日元匯率依舊會保持在低位,回檔空間並不大。

此次日元匯率波動對黃金周安排的影響已體現在此前的民調中。 日本調查公司英德知(INTAG)23日公佈的有關黃金周的調查結果顯示,有超過六成的受訪者認為物價高漲及日元貶值會對假期安排造成影響,比如减少預算和出行等。 關於黃金周如何安排,境內遊為15.6%,出境遊為1.0%,與去年相比分別只新增了1.2和0.2個百分點; 哪兒也不去的“宅家”占比最高,達34%。

中國遊客居前

進入2024年來,受益於日元貶值,國際遊客蜂擁而至。 隨著近一個月以來美元對日元從146一路大漲至158附近,人民幣對日元也從20.5左右上升至21.8的高點。 在國際遊客看來,在同樣的預算下,能逛的景點、能買的東西顯然都比以前要多。

以日本頗受歡迎的旅遊目的地京都為例,“今年年初以來,來京都的外國遊客就已經絡繹不絕”,華人朋友告訴第一財經。 他甚至友善地提醒道,五一黃金周最好選擇日本那些小眾的旅遊目的地,“京都已經太擁擠了”。

日元貶值助推入境遊的火爆早有迹可循。 根據日本國家旅遊局(JNTO)最新公佈的數據,2024年3月訪日外國遊客人數約308萬人,單月首次突破300萬人,較去年同期增長69.5%,與2019年同期相比亦增長11.6%,重繪了歷史最高紀錄(2019年實際人數為276.14萬人)。

按國家和地區來看,韓國、中國臺灣、中國內地、美國和中國香港遊客位居前五。

2024年3月,就消費額來看,日本觀光廳的最新資料顯示,2024年1~3月外國遊客在日本的旅遊消費額達到1.75萬億日元,比去年同期增長73.3%,是迄今為止最高的季度數據。 其中,人均旅遊支出比2019年同期新增41.6%,達到20.87萬日元。

日本旅遊業樂見不斷湧入的國際遊客,上至免稅店,下至飯店、餐飲、交通等,與之相關的行業已經賺得盆滿缽滿。 日本百貨店協會資料顯示,今年3月日本全國百貨店的銷售總額達5109億日元,連續25個月增長。 其中訪日遊客的免稅銷售額新增了2.5倍,達到495億日元,創下自2014年10月調查開始以來的最高值,且連續3個月刷新紀錄。 2023年免稅商品銷售額為3484億日元,是上年的約3倍,創下有全年數據的2015年以來新高。 其中,LV等奢侈品成為國際遊客的香餑餑。

日媒以札幌、東京、京都、大阪和福岡的100家飯店(客房數在100間以上)為對象的調查顯示,2024年黃金周期間,日本幾乎所有飯店的價格同比都有所上漲。 1/4的飯店漲幅超過三成; 3/4飯店漲幅在一成以上。 黃金周首日的客房單價均比疫情前的2019年高出兩成。

日本遊客“錢包縮水”

與海外遊客在日本旅遊花錢不手軟相比,日本國內遊客對於黃金周的計畫則顯得謹慎不少。 對於他們而言,日元貶值推高了出境遊的成本,囙此必須精打細算。 比如,有些遊客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海外旅遊時會考慮叫外賣而不是頓頓下館子,又比如有些索性放弃海外旅遊,選擇留在日本國內。 日本JTB旅行社的調查顯示,今年的“五一”黃金周,有70%的受訪者表示不會選擇“過夜旅遊”; 就具體安排而言,50%的受訪者表示會回老家見親朋好友,30%的人選擇旅遊度假,還有20%的人選擇宅家休息。 相較去年,經濟因素則是受訪者最為關注的、影響出遊安排的主要因素。

根據日本政府的數據,日本群眾對日本國內目的地的興趣已經轉化為在國內的支出,該支出已恢復到2019年前的水准,而日本出境旅遊市場的復蘇最早也要到明年才會出現。

“我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再次出國旅行,現在包括食物在內的各種物價過高了。”39歲的下穀友代(Tomoyo Shimoya)表示。 本月早些時候,她選擇在距離東京幾小時車程的一家老牌飯店慶生。 她羅列的帳單顯示,包括早餐和晚餐,人均費用約為1.5萬日元(約合700元人民幣)。 “相比之下,夏威夷的飯店房間平均每晚375美元(約合2720元人民幣)。”她說道。

日元的頹勢也在“吞噬”薪水的漲幅,讓工薪階層的實際收入不增反降。 日本厚生勞動省最近發佈的資料顯示,截至今年2月,日本實際工資收入連續23個月同比减少。

對於錢包縮水下青睞“國內遊”勝於出國遊的趨勢,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首席執行官鳥取光子(Mitsuko Tottori)很是擔心。 上周,她表示由於日元走軟,年輕人會减少到日本以外的地方去觀光遊玩。 全日空首席執行官柴田浩二(Koji Shibata)也表達了類似的擔憂。

彭博行業分析師埃裏克·朱表示,儘管全日空和日本航空在去年第三季度錄得穩健的業績,但它們面臨著失去國際市場份額的風險。 他表示,低迷的出境遊“可能會限制全日空和日航今年的利潤潜力,因為這兩家公司需要在入境遊客方面與外國航空公司進行一場艱苦的戰鬥”。

日元匯率何時會反彈

對於當前日元的頹勢,陳言認為,2012年時任首相安倍晋三上臺後,推行的“安倍經濟學”其中的“一支箭”就是日元貶值的政策,“這一政策延續至今,即便當前日本央行進入植田時代,也是如此。”

日本央行行長植田和男26日就當前的日元貶值勢頭表示,“未對基調性的物價上漲率造成重大影響”,並稱當前“寬鬆的金融環境將持續”。 日本財務大臣鈴木俊一26日也表示,將繼續“密切關注外匯市場動態,採取萬全的應對措施”。

同時,陳言表示:“以往日本企業在對外投資中所獲得的利息、分紅是要拿回日本的,但今天日本的國內市場沒有出現新的投資需求,或者說對日元需求非常小,囙此投資海外的資金並沒有選擇回流至日本市場,這就導致日元升值的空間相對狹小。”

此外,陳言還告訴第一財經,對於那些奉行國際化戰略的日本大企業而言,可能原先海外投資時的匯率是1美元兌110日元,多年後變成了156日元,囙此多出了近50日元,“對於大企業而言,日元貶值利於營收,相當於‘躺著把錢賺’。”

陳言認為,上述三點就表明了日元未來肯定還是會維持在較低的區間。 至於政府干預的問題,陳言認為,即便干預,效果也是暫時的,畢竟政府能拿出的日元規模有限,在龐大的外匯市場上終究會被稀釋,囙此無法通過干預維持日元長期走高的態勢。

“我們經常討論日元(保持)在130兌1美元的水准會是好事。”鳥取表示,但隨著日元匯率不斷重繪34年來的新低,她認為這是個大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