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錫悅上任兩年爭議不斷,未來三年恐仍將阻力重重

詹德斌認為,未來三年,韓國所面臨的經濟政治壓力依舊不小。

兩年前的5月10日,作為韓國在野党國民力量黨候選人的尹錫悅在韓國第20届總統選舉中,以不到1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勝選,開啟了5年的總統任期。

如今,兩年過去了。 在爭議中,尹錫悅的施政好評率徘徊在30%附近,甚至一度跌至23%的穀底,而差評率始終在60%以上。

在上海市朝鮮半島研究會副會長、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朝鮮半島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看來,過去兩年來,尹錫悅政府對外力推的價值觀外交、對內因政策不成熟而引發的諸多爭議,讓他印象深刻。 未來三年尹錫悅將如何表現? 詹德斌認為尹錫悅政府在內政外交經濟上延續過去兩年政策的可能性很大。

新华社图新华社图

爭議不斷的兩年

兩年前就任伊始,尹錫悅打破傳統,把韓國總統辦公室從青瓦台遷至龍山。 兩年來,尹錫悅政府高舉“國家大改造”的旗幟,希望推動多個領域的改革。 在經濟領域,與此前文在寅政府宣導的收入主導型增長經濟政策完全不同,尹錫悅政府更強調企業主導型,即更多照顧企業的利益。 同時,他加速推進勞動、養老金、教育三大改革,還力推醫學院擴招等,向醫改這一難啃的骨頭“開刀”。

而圍繞這些改革的爭議卻從未停歇。 2022年7月底,尹錫悅政府就任後著手力推教育改革,擬將小學入學年齡下調至5歲,以應對少子老齡化及縮小學前教育差距。 但在學生家長和教育專家的強烈反對下,學制改革方案受挫。

2023年,政府又集中精力希望推進每週工時改革。 彼時,尹錫悅政府計畫將原來的每週最多不超過12小時的加班時長管理標準按每月、每季度、每半年和每年重新進行劃定,並以“集中休假”制度為補充。 按照這一方案,勞動者每週最長可能工作69小時。 但一經推出,韓國群眾和輿論的關注點大多集中在“69小時”上,社會反映強烈,尤其是工會的反對聲一浪高過一浪。 最終,8個月後,韓國政府决定維持現行的“每週工時上限52小時”制度框架,工時改革推進暫緩。

進入2024年,尹錫悅政府又把改革的矛頭對準了醫療界,希望通過强推醫學生擴招計畫,緩解韓國多年來地區醫療資源不均衡的問題。 但韓國醫療界並不買帳。 隨著實習和住院醫師的罷工和醫學生、教授的罷課進入第三個月,尹錫悅政府不得不做出些許讓步,比如調整擴招人數、呼籲對話等,來緩和醫届與政府的對立。 但對於政府發出的和解訊號,發起罷工的大韓醫師協會並不接受。

首爾科學綜合研究生院大學主任教授黃菲認為,尹錫悅政府執政兩年間,韓國經濟每況愈下,進入2024年以後物價漲幅明顯,水電汽油等基本生活開銷新增之外,最近農產品的大幅度漲價讓韓國群眾深感困擾,同時,韓國政府在醫改中的態度也讓韓國群眾感到非常不解和疲勞。 在她看來,這兩年來,尹錫悅政府幾乎“交了白卷一張”,不僅承諾進行的醫改、教改、恢復民生等重大國政議題都未能按計畫推進,在外交上也毫無亮點。

詹德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與前任政府相比,尹錫悅政府的價值觀外交特別鮮明且堅定,“比如對美對日政策,儘管有來自國內和周邊的壓力等因素,但尹錫悅並不在意。這一點與之前的政府有巨大差异的。尹錫悅政府的外交是倒向西方的。”

正因為堅持價值觀外交,詹德斌認為,尹錫悅政府在經濟政策方面一定程度上也配合外交,比如,在中韓關係處理上,他多次強調要降低對中國市場的依賴。 “要實現這個目的,對韓國經貿界而言必須轉移出口市場,深化與其他西方國家的經貿合作。但實踐很難。經濟發展有自身的規律。韓國作為外向型經濟體,受國際局勢影響很大,外部環境稍有變動,諸如石油價格上漲、地區衝突等,自然會導致韓國經濟、供應鏈方面會受到影響。他(尹錫悅)可能低估了這方面的風險。”詹德斌說。

韓國統計廳的資料顯示,2023年韓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1.4%,25年來首次低於日本。

未來三年會有改變嗎

4月11日,第22届韓國國會選舉結果顯示,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及其衛星政黨繼續保持國會第一大黨地位; 尹錫悅所在的執政黨國民力量黨及其衛星政黨慘敗。 韓國國會“朝小野大”的局面還將維持三年。

展望尹錫悅還剩三年的總統任期,詹德斌分析,韓國外交內政改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舉例道,國會選舉失敗後,總統府負責外交的外交安保室沒有任何人事變動的情况,說明尹錫悅政府的外交決策班子沒有變動,延續當前的外交政策是大概率事件。

“內政方面也是如此。”詹德斌表示,“不過,勝選的在野黨在國會將更加牽制他,同時也將為三年後的大選佈局。”

囙此,詹德斌認為,未來三年韓國國內的看點會更多。 他分析:“尹錫悅在執政黨內的根基並不牢固,黨內也有對他不滿的聲音。尤其是此次選舉後新當選的國會議員,他們的任期到2028年,而尹錫悅的總統任期將在2027年結束,這就意味著當前這批執政黨的國會議員未來的政治命運並不完全取決於尹錫悅。他們的獨立性會比上一届更强。囙此,當在野黨提出的法案,如果符合民意,不排除執政黨內會有人倒戈。”

4月底,尹錫悅與韓國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黨首李在明舉行了約135分鐘的會談,這是尹錫悅就任總統以來兩人的首次會談。 當然,兩人的首次會面無果而終,也在意料之內。

詹德斌告訴記者,尹錫悅與在野黨的會面實屬無奈之舉。 “但是對話的關鍵是要執行。未來,在野黨會就當前韓國社會一系列爭議事件通過發起‘特檢法案’來考驗尹錫悅。一旦後者頻頻動用否決權,那必然會導致民怨沸騰。而按照尹錫悅的個性,斷然不會使得在野黨對其開展調查。”他分析,“未來三年暫時看不到韓國的外部環境有改善的迹象。再加上經濟方面,美國的利率依舊保持在高位,韓國經濟政治的壓力依舊不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