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名經濟學家出任俄羅斯新一任國防部長,普京有何考量?

普京此舉既有政治、軍事安全的考量,又有俄烏衝突下大戰略博弈的考量。

在正式宣誓就職新一届俄羅斯總統後,普京未來六年的新政府雛形顯現。

據新華社消息,當地時間5月1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向聯邦委員會(議會上院)提名新一届政府主要部門負責人人選。

其中,普京提名別洛烏索夫(Andrei Belousov)擔任俄國防部長,前國防部長紹伊古被任命為俄聯邦安全會議秘書。 此前,紹伊古已擔任俄國防部長一職長達12年。

此外,俄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對外情報局局長那雷什金、緊急情况部部長庫連科夫、內務部長科洛科利采夫、司法部部長丘伊琴科、聯邦安全局局長博爾特尼科夫、國民警衛隊總司令佐洛托夫均被提名留任。

5月7日,普京宣誓就職俄第八届總統。 10日,普京正式任命米舒斯京為新一届政府總理。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張弘看來,此次俄國防部長的人事調整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許意外,畢竟半個月前俄國防部副部長伊萬諾夫因涉嫌“受賄”剛剛被捕。

('俄羅斯新防長別洛烏索夫(來源:俄政府網站)',)(‘俄羅斯新防長別洛烏索夫(來源:俄政府網站)’,)

新防長經濟學家出身

在張弘看來,普京此舉既有政治、軍事安全的考量,又有俄烏衝突下大戰略博弈的考量。

他告訴第一財經,

此外,張弘還表示,調整也可能是對紹伊古在當前俄烏衝突中的表現不滿,“俄烏衝突進入第三年,結合俄方此前陸軍總參謀長一職頻繁更換,說明俄並未在短期內實現預期的軍事和政治目標。”

公開資料顯示,新任防長別洛烏索夫現年65歲,具有經濟學博士學位。 2006~2008年,任經濟發展和貿易部副部長; 2008~2012年,任財政和經濟司司長; 2012~2013年,任經濟發展部部長; 2013~2020年,任總統助理; 2020年1月,被任命為俄羅斯第一副總理。

對於緣何選擇一名經濟學家出任俄羅斯國防部長一職,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對媒體表示,這項安排是有道理的,因為俄羅斯正在接近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情况,當時軍事和强力部門的支出占國家總支出的7.4%。 “確保國防支出符合國家整體利益至關重要,這就是普京現在希望由一比特具有經濟背景的文職人員擔任國防部長的原因。誰對創新更加開放,誰就能在戰場上取得勝利。”佩斯科夫說道。

俄統計局資料顯示,2023年俄政府支出達到32.2萬億盧布(約合3500億美元),其中國防開支6.4萬億盧布,占比約20%,比衝突未發生前的2022年軍費預算增長了約80%。 在2024年的預算中,國防預算又進一步擴大至10.8萬億盧布,增幅超過70%。 這導致俄國家預算中約30%的支出將繼續用於軍費,占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也達到蘇聯解體以來最高的6%。

長年跟踪全球軍費開支的智庫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在4月底發佈的最新年度報告中稱,2023年俄羅斯軍費開支達1090億美元,同比增長24%,約占全球軍費開支的4.5%。 報告稱,儘管油氣收入下降,但俄軍費開支仍提振了經濟,其經濟表現超出各方預期。

張弘告訴第一財經,啟用別洛烏索夫擔任國防部長,體現了普京統籌俄羅斯經濟資源、加强國防工業生產的期望,“他需要找一個更有管理國防軍工產業經驗的人來實現這一目標,雖然紹伊古從政經驗豐富,但畢竟不是經濟學家,在管理方面也沒有豐富經驗。”

俄羅斯啟用經濟學家出任國防部長,在烏克蘭經濟學家阿列克謝·庫希看來,對烏克蘭來說是個“壞消息”。 他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別洛烏索夫在“創建俄羅斯經濟增長模式、深度結構轉型和適應制裁方面”發揮了作用,他的任命預示著“一切正朝著俄羅斯軍工綜合體活動上升和俄羅斯軍工生產增長方向發展”,“而我們(烏克蘭)的部長職位上是推行與別洛烏索夫政策正相反的人。”

會對俄烏衝突有何影響?

文職出任俄國防部長也並非沒有先例。 自1992年來,俄六任國防部長中有兩任為文官出身,分別是2001~2007年時期的伊萬諾夫以及2007~2012年謝爾久科夫。 其中,伊萬諾夫是俄羅斯第一位文官出身的國防部長。

現年68歲的紹伊古在出任防長前,在俄緊急情况部任職8年,還短暫擔任過莫斯科州長。 2012年11月6日,紹伊古接替因腐敗醜聞被普京解職的謝爾久科夫,出任國防部長至今。

2012年以來,紹伊古對俄國防力量進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 比如,俄羅斯國防指揮中心的成立將俄國內的多個軍工綜合體企業合併成統一的體系。 同時,據俄媒梳理,12年來,23萬億盧布用於軍隊重新武裝,這使得俄軍的現代化武器裝備率達到全世界最高的70%。 而在21世紀初,這個數位不到15%。

根據佩斯科夫的最新表述,紹伊古被任命為俄聯邦安全委員會秘書後,將繼續在他熟悉的領域開展工作。 紹伊古將負責軍事科技合作局的工作,作為安全委員會秘書,他還將擔任軍工聯合體委員會的副主席。 他還表示,俄軍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將繼續自己的工作,軍事方面現在的人員配寘不變。

張弘認為,“現在啟用經濟管理經驗豐富的副總理擔任國防部長,說明俄未來會加大國防產業的投入,加快在軍事國防安全方面的投入。”同時,在張弘看來,俄烏衝突大背景下,俄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的職位未變,助於軍事前線的政令更加集中。 讓紹伊古退居幕後,也利於俄軍內部的指揮統一。

張弘告訴第一財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