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爾茨再次當選德國基民盟主席,下一站德國總理府?

基民盟重新成為德國最受歡迎政黨。

在上周剛剛過去的基民盟全國代表大會上,梅爾茨(Friedrich Merz)再次被選舉為該黨主席,任期兩年,這意味著如果他帶領基民盟在2025年贏得選舉,將很有可能成為德國下一任總理。

德國前總理默克爾曾經領導的基民盟近來重新成為了德國最受歡迎的政黨,支持率是德國總理朔爾茨領導的執政黨社會民主黨(SPD)的兩倍。 最近一次民調顯示,基民盟支持率為30%,社會民主黨為15%。

梅爾茨以90%的選票再次當選基民盟主席,接下來他還需要贏得德國群眾的心,他個人的民調支持率一直低於政黨支持率。

對此,梅爾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並不重要,“真正的新聞是,反對黨領袖的支持率遠遠超過了現任總理”。

梅爾茨,能在2025年帶領基民盟重新贏得大選嗎?

德國柏林自由大學現代中國學院客座研究員史世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現時梅爾茨的問題是從政沒有地方或聯邦政府經驗,投行經歷對於擔任總理一職而言較為單薄,“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然如果他競選時已經接近70歲了,這雖然有一點影響,但也並不是特別大”。

('德國各黨民調支持率(來源:statista網站)',)(‘德國各黨民調支持率(來源:statista網站)’,)

貝萊德公司高管回歸政壇

出生於1955年的梅爾茨曾從事法官、律師等職業,1989年進入歐洲議會,在2000年到2002年間出任德國聯邦議會聯盟黨黨團主席,並在1998年到2000年以及2002年和2004年間出任基民盟副主席。

不過,在2000年,默克爾成功當選黨主席後,梅爾茨在黨內的上升路徑中斷了。 2002年,默克爾戰勝梅爾茨贏得了德國聯邦議會聯盟黨議會黨團主席一職,此後頻頻落敗的梅爾茨辭去了黨內職務,2009宣佈正式退出政壇。

政壇失意商場得意。 進入商界後,2016年至2020年期間他擔任貝萊德德國公司主席。 2018年,他重返政壇,這一年,默克爾宣佈不再連任基民盟主席。

不過此前梅爾茨都沒有贏過繼承了默克爾中間派路線的幾任黨內領導人,直到2021年秋,基民盟及其姐妹黨基社盟(CSU)在德國大選中大敗,時任基民盟主席拉舍特因選舉失利辭職,基民盟需要一比特同默克爾路線作出切割的新主席,代表著基民盟保守派勢力的梅爾茨抓住了這次機會,在2022年1月的基民盟黨代會上以近95%的支持率當選。

儘管在黨內支持率穩定,但在德國社會輿論中,梅爾茨支持度並沒有那麼高。 現年68歲的梅爾茨長期以來一直被媒體形容為“衝動”、“易怒”和“臉皮薄”,這與他在基民盟的長期競爭對手默克爾截然相反。

他曾表示,外國尋求庇護者正在接受由德國納稅人支付的昂貴牙科治療,而普通德國人卻很難預約到牙醫。 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作為反對黨領袖,有理由“推陳出新”。 他表示,他的評論將“迫使政府採取行動”。

史世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梅爾茨彼時的這番表態受到許多人譴責,導致他隨後就收回了言論。

梅爾茨則將德國人對他的負面看法歸咎於“多年來針對我個人的抨擊”。 他說,公眾的看法不可能在短短兩年半的時間內改變。 “但我們現在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情况正在好轉。”同時,他也表示,隨著他轉向更具政治家風範的行事管道,發表此類評論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離聯邦議院選舉(2025年秋季)越近,選民就越不把我看作是反對黨領袖,而把我看作是潜在的總理。”他表示,“囙此,過去那種干預會越來越少”。

史世偉說,基民盟現時面臨的問題是,要麼讓梅爾茨作出更好的改變,要麼推選一個更好的候選人,但梅爾茨已經年逾70歲,能做出多大的改變並不可知。

“無論如何,現在的聯合政府在下一届選舉後再存在下去的可能性恐怕較小了,他們每一個的民調現時都不行。”史世偉說。

根據近期民調顯示,本届聯合政府中

基民盟支持率回升

當前,基民盟治理著德國最大、人口最多的幾個州,並在社民黨執政22年後,於去年重新奪回了德國首都柏林。

不僅如此,基民盟還與一度鬧得很僵的基社盟及其領導人索德(Markus Söder)達成和解。 “只有團結一致,我們才能獲勝“。梅爾茨表示。

不過,他的執政之路仍有許多潜在障礙,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今年9月在德國薩克森州、勃蘭登堡州和圖林根州的州議會選舉,基民盟正試圖在這些州封锁德國選擇黨的前進。 現時民調顯示,極右翼政黨可能會在德國東部所有三個州獲勝。

在選舉結束後,基民盟和基社盟將共同决定2025年的總理候選人。 梅爾茨現時是最大熱門。 但如果基民盟在東部的表現不佳,他的兩個競爭對手,即索德和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州長武斯特(Hendrik Wüst)可能會有機會。 現時兩人的民調支持率都遠高於梅爾茨。

同時,德國國內民調專家認為,鑒於朔爾茨的執政聯盟不受歡迎,基民盟的民調數位本應遠遠高於30%,而造成現狀的主要原因是梅爾茨對女性和年輕選民缺乏吸引力。 同時,昔日默克爾的支持者中間派選民也對該黨的右傾化產生了抵觸情緒。

史世偉分析,德國群眾不太喜歡梅爾茨的原因,也包括認為他政治經驗不足。 通常而言,競選總理職位最好是有當過州長、或者聯邦政府部長等經驗,但梅爾茨一直在黨內擔任職位。

此外,由於其投行經驗,“德國有些群眾認為他的方向可能太過於偏向經濟,不那麼平衡。”史世偉對記者解釋道,不過現在基民盟的其他潜在總理候選人的知名度都不高,更是“險棋”。

史世偉表示,基民盟潜在幾個候選人,年齡都偏大。 不過德國前總理艾德諾當選時也七十多歲了。

在對華關係方面,梅爾茨也作出過官方表態。 據中聯部網站消息,2023年當地時間10月12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劉建超在柏林會見德國基民盟主席、聯盟黨議會黨團主席梅爾茨。 梅爾茨表示,德方堅定支持貿易自由化,認為良性競爭有助於雙方共同進步,願同中方繼續深化經貿往來,鼓勵兩國企業開展投資合作。 德中在多邊事務保持良好溝通協調,攜手可為凝聚全球合力作出重要貢獻,德方反對歐中關係“脫鉤”,將堅持歐中互惠雙贏。 聯盟黨願為推動歐中關係發展作出積極貢獻。

北京外國語大學歐盟與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崔洪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德國,政府內部的不同派別對華政策存在差异。 德國社民黨傾向於採取務實穩健的對華政策,而綠黨和自民黨則更傾向於意識形態化和地緣政治化。

“同時,德國政界和企業界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扭曲現象。這表現在德國政府的一些部門不支持中德經貿合作,甚至設限,但大多數德國企業仍然看好中國市場,願意新增投資並拓展與中國的合作。”他表示,這種情況不僅與國際形勢變化有關,也與中歐關係的內容發生變化有關,最主要的是與德國內部政治變化相關。 只要德國內部政治變化仍處於碎片化狀態,其對華政策的衝突性或扭曲性就可能長期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