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開複談大模型佈局,十年內不套現

李開複表示,創立零一萬物時便向投資人承諾,10年內不套現,且最好的套現管道是“趕快上市”。

5月13日,創新工廠董事長兼CEO、零一萬物CEO李開複對外發佈千億參數Yi-Large閉源模型,同時將此前發佈的Yi-34B、Yi-9B/6B中小尺寸開源模型版本陞級為Yi-1.5系列。

採訪中,李開複表示,今天的模型在非常快速地基於Scaling Law(尺度定律)進行演進,大家只是針對一年三個月前的GPT-3.5優化應用,而GPT-4已經改寫了應用所具有的能力,所以從業者要不斷預測未來科技會怎麼走。 不是基於今天的科技能做什麼,而是預測半年後、一年後的科技有多强大。

今日,李開複明確了零一萬物在大模型混戰中的戰畧佈局——既做2C也做2B業務,既做基礎大模型也做具體應用。 最新一輪融資中,零一萬物估值近十億美元,為中國六家大模型獨角獸之一。

此前,零一萬物發佈面向C端用戶的一站式AI工作平臺“萬知”,類似微軟Office 365 Copilot,可以做會議紀要、週報、寫作助手,也可以速讀檔案,幫用戶做PPT。 2B業務方面,現時零一萬物與世界500强達成合作,對外提供API介面。

具體落地場景中,零一萬物生產力產品負責人曹大鵬談及零一萬物的獨特性時表示,零一萬物產品戰略相較其他公司有三點不同:第一,只做AI-First的應用,即該應用如果沒有AI就不成立; 第二,堅持全球化; 第三,堅持TC-PMF理念。

PMF(Product-Market Fit,產品市場契合)曾是初創企業追求的覈心目標,但隨著大語言模型成為新的創業焦點,僅僅追求產品與市場契合遠遠不夠。 李開複認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規模增長所帶來的邊際成本很低,但是在大模型時代,模型訓練和推理成本構成了每一個創業公司必須面臨的增長陷阱。

囙此,PMF這一概念已經不能完整定義以大模型為基礎的AI-First創業,應當引入Technology(科技)與Cost(成本)組成四維概念——TC-PMF。 “推理成本下降是個‘移動目標’,這比傳統PMF難上一百倍。”李開複表示。 具體表現在零一萬物大模型方面,主要在於將推理成本做到最低,點燃普惠點,通過“模基共建”儘量實現用最少的晶片、最低的成本,訓練出能力範圍內最好的模型。 “模基共建”中的“模”是指模型,“基”是指AI Infra,即基礎設施層科技。

從生產力角度來講,零一萬物的差异性在於面向白領與知識工作者在工作中遇到的真實痛點。 曹大鵬以零一萬物在海外推廣的產品舉例稱,零一萬物海外獨立產品在2023年9月推出時,帶有Chat with Doc功能,ROI已達1以上,加上付費訂閱制的要求,現時該產品今年預期將會有一億人民幣的收入規模。

零一萬物平臺增長和商業化的負責人藍雨川表示,AI1.0時代有大量公司做項目交付,但賺到一次性的錢之後便沒有後續。 零一萬物今天的思路更像雲平臺——提供API科技能力以及一系列工具,幫助合作方輕便上線,同時提供行業解決方案,針對各行各業應用場景進行優化,這是零一萬物API平臺發展的方向和目標。

至於“模應一體”,即既做基礎大模型又做具體應用,零一萬物模型訓練負責人黃文灝表示,近期他與OpenAI、Anthropic、xAI等很多同行交流,發現在海外模型應用割裂感較國內市場更强。 一方面,優秀的研究員們以AGI為目標,認為現階段應用沒什麼價值,AGI實現以後,整個商業形態會有很大變化,所以行業應更專注於模型能力。 為部署一些應用而消耗大量算力,實際會阻礙追逐AGI的行程。

另一方面,黃文灝表示,做應用的人會覺得模型能力的提升給用戶帶來的體感不是那麼明顯。 花費大量資金去追求模型效能或名額上的提升,實際並沒有解决很多用戶的問題。 這兩類觀點是現時海外對於“模應一體”的主要分歧,也是黃文灝所認為的割裂感所在。

相較而言,黃文灝對記者表示,矽谷更偏向於追逐夢想,國內更腳踏實地,但“割裂”確實是所有大模型公司都要碰到的問題,這裡面最難的是在組織和人才層面如何配合打通,例如產品經理需要瞭解模型能力的邊界,科技人員需要瞭解產品的具體需求到底是什麼。 “基礎模型的泛化能力很强,但專門進行一個應用的優化,反而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困難的問題。”黃文灝稱。

國內大模型公司聚集了現時一級市場大量資金,此前月之暗面傳出創始人套現動作,對此,李開複表示,不點評具體公司的情况,但他創立零一萬物時便向投資人承諾,10年內不套現,且最好的套現管道是“趕快上市”。

李開複表示,如今國外大廠都在做產品更新,包括OpenAI不久後也會有科技更新的發佈,所以今天並列世界第一是最低宗旨,它只是一個開始。 “之後隨著國外模型進步,我們也會進步,希望能夠在彼此互相敦促之下,讓全世界的用戶都能享用到最好的模型。”李開複表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