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锡悦上任两年争议不断,未来三年恐仍将阻力重重

詹德斌认为,未来三年,韩国所面临的经济政治压力依旧不小。

两年前的5月10日,作为韩国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候选人的尹锡悦在韩国第20届总统选举中,以不到1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胜选,开启了5年的总统任期。

如今,两年过去了。在争议中,尹锡悦的施政好评率徘徊在30%附近,甚至一度跌至23%的谷底,而差评率始终在60%以上。

在上海市朝鲜半岛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看来,过去两年来,尹锡悦政府对外力推的价值观外交、对内因政策不成熟而引发的诸多争议,让他印象深刻。未来三年尹锡悦将如何表现?詹德斌认为尹锡悦政府在内政外交经济上延续过去两年政策的可能性很大。

新华社图新华社图

争议不断的两年

两年前就任伊始,尹锡悦打破传统,把韩国总统办公室从青瓦台迁至龙山。两年来,尹锡悦政府高举“国家大改造”的旗帜,希望推动多个领域的改革。在经济领域,与此前文在寅政府倡导的收入主导型增长经济政策完全不同,尹锡悦政府更强调企业主导型,即更多照顾企业的利益。同时,他加速推进劳动、养老金、教育三大改革,还力推医学院扩招等,向医改这一难啃的骨头“开刀”。

而围绕这些改革的争议却从未停歇。2022年7月底,尹锡悦政府就任后着手力推教育改革,拟将小学入学年龄下调至5岁,以应对少子老龄化及缩小学前教育差距。但在学生家长和教育专家的强烈反对下,学制改革方案受挫。

2023年,政府又集中精力希望推进每周工时改革。彼时,尹锡悦政府计划将原来的每周最多不超过12小时的加班时长管理标准按每月、每季度、每半年和每年重新进行划定,并以“集中休假”制度为补充。按照这一方案,劳动者每周最长可能工作69小时。但一经推出,韩国民众和舆论的关注点大多集中在“69小时”上,社会反映强烈,尤其是工会的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最终,8个月后,韩国政府决定维持现行的“每周工时上限52小时”制度框架,工时改革推进暂缓。

进入2024年,尹锡悦政府又把改革的矛头对准了医疗界,希望通过强推医学生扩招计划,缓解韩国多年来地区医疗资源不均衡的问题。但韩国医疗界并不买账。随着实习和住院医师的罢工和医学生、教授的罢课进入第三个月,尹锡悦政府不得不做出些许让步,比如调整扩招人数、呼吁对话等,来缓和医届与政府的对立。但对于政府发出的和解信号,发起罢工的大韩医师协会并不接受。

首尔科学综合研究生院大学主任教授黄菲认为,尹锡悦政府执政两年间,韩国经济每况愈下,进入2024年以后物价涨幅明显,水电汽油等基本生活开销增加之外,最近农产品的大幅度涨价让韩国民众深感困扰,同时,韩国政府在医改中的态度也让韩国民众感到非常不解和疲劳。在她看来,这两年来,尹锡悦政府几乎“交了白卷一张”,不仅承诺进行的医改、教改、恢复民生等重大国政议题都未能按计划推进,在外交上也毫无亮点。

詹德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与前任政府相比,尹锡悦政府的价值观外交特别鲜明且坚定,“比如对美对日政策,尽管有来自国内和周边的压力等因素,但尹锡悦并不在意。这一点与之前的政府有巨大差异的。尹锡悦政府的外交是倒向西方的。”

正因为坚持价值观外交,詹德斌认为,尹锡悦政府在经济政策方面一定程度上也配合外交,比如,在中韩关系处理上,他多次强调要降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要实现这个目的,对韩国经贸界而言必须转移出口市场,深化与其他西方国家的经贸合作。但实践很难。经济发展有自身的规律。韩国作为外向型经济体,受国际局势影响很大,外部环境稍有变动,诸如石油价格上涨、地区冲突等,自然会导致韩国经济、供应链方面会受到影响。他(尹锡悦)可能低估了这方面的风险。”詹德斌说。

韩国统计厅的数据显示,2023年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4%,25年来首次低于日本。

未来三年会有改变吗

4月11日,第22届韩国国会选举结果显示,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及其卫星政党继续保持国会第一大党地位;尹锡悦所在的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及其卫星政党惨败。韩国国会“朝小野大”的局面还将维持三年。

展望尹锡悦还剩三年的总统任期,詹德斌分析,韩国外交内政改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举例道,国会选举失败后,总统府负责外交的外交安保室没有任何人事变动的情况,说明尹锡悦政府的外交决策班子没有变动,延续当前的外交政策是大概率事件。

“内政方面也是如此。”詹德斌表示,“不过,胜选的在野党在国会将更加牵制他,同时也将为三年后的大选布局。”

因此,詹德斌认为,未来三年韩国国内的看点会更多。他分析:“尹锡悦在执政党内的根基并不牢固,党内也有对他不满的声音。尤其是此次选举后新当选的国会议员,他们的任期到2028年,而尹锡悦的总统任期将在2027年结束,这就意味着当前这批执政党的国会议员未来的政治命运并不完全取决于尹锡悦。他们的独立性会比上一届更强。因此,当在野党提出的法案,如果符合民意,不排除执政党内会有人倒戈。”

4月底,尹锡悦与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举行了约135分钟的会谈,这是尹锡悦就任总统以来两人的首次会谈。当然,两人的首次会面无果而终,也在意料之内。

詹德斌告诉记者,尹锡悦与在野党的会面实属无奈之举。“但是对话的关键是要执行。未来,在野党会就当前韩国社会一系列争议事件通过发起‘特检法案’来考验尹锡悦。一旦后者频频动用否决权,那必然会导致民怨沸腾。而按照尹锡悦的个性,断然不会使得在野党对其开展调查。”他分析,“未来三年暂时看不到韩国的外部环境有改善的迹象。再加上经济方面,美国的利率依旧保持在高位,韩国经济政治的压力依旧不小。”

-